首页 > 城市 > 特产 > 正文

数字革命如何改变了摄影的角色? 角色改变

MagnumPhotos玛格南图片社 数字革命如何改变了摄影的角色?

玛格南摄影师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Gueorgui Pinkhassov)的影集《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精致简化》),以其Instagram作品为出发点,“试图将虚拟世界的图像还原成为有实质载体的图像。”

借着一同翻阅当中作品的机会,这位玛格南摄影师与我们回顾了他的摄影实践、对iPhone的运用,以及数字革命、媒体变化和摄影本身所引发的文化变化。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论摄影

“摄影并不依赖于语言。有时你会被相隔万里的人所理解,有时会被身边亲近的人误解。当摄影达到某种高度,就会超越摄影本身,成为艺术。”

“媒体只是信息的传递者。过去,展示作品的唯一渠道就是展览和书籍。现在,事情变的简单多了,只需发布图片,就会超乎意料地得到来自全世界的即时反馈。

无论我们是否喜欢这种转变,在我看来,这是通信领域的巨大变革,历史上,或许只有印刷机的发明能与今日的改变相媲美。” 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所需介质越来越少,因为iPhone能够帮助我们轻易掌控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和当下的世界之中,而Instagram就是其中一部分。我是一名专业摄影师,但这超越专业,超越商业。在社交网络上,我享受成为业余爱好者的机会。这是禅。”

“iPhone是一个神奇的工具。一旦掌握,它就成为了个人的延续,如乐器一般,是你自由发挥并融入这个世界的工具。——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

关于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

平克哈索夫于1952年出生于莫斯科。1971年在莫斯科摄影学院(VGIK)毕业后,他开始在莫斯科电影制片厂担任操作员兼摄影师。其作品被俄罗斯著名电影人安德列·塔科夫斯基 (Andrei Tarkovsky)注意到,因此被邀请参与电影《潜行者》的拍摄。

1985年平克哈索夫迁居巴黎,并开始为《Geo》、《Grand Reportage》、《纽约时报》和《Actuel》等一众大牌杂志操刀拍摄。自1986年起,他便与玛格南图片社合作;1994年,平克哈索夫正式成为一名玛格南摄影师成员。

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专业摄影则是另一种选择,遵循不同的刺激,两者的差异也可能在于责任的程度。通常,当我没有那么多责任需要担负时,工作会更有效率。

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排除欲望,清空杂念。当心中想要某样东西,就会导致重复(工作)。任何欲望都等同于偏见,提前预设期待的做法毫无意义,因为意料之外的瞬间才是最珍贵的,摄影师只需要在这些时刻来临时及时反应。

虽然并不总是能做到,但我知道在寻求成功时,不应该停留在现有的价值体系中,而是应该尝试创造一套新的规则。当然如果对此想得太多,也会成为一种挂碍。”

“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排除欲望。——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人们喜欢购买印刷品,还有不少收藏家在收藏作品,市场空间是有的。不过被印刷出来的摄影作品并不能吸引我,我喜欢的是摄影的虚拟面,而不是它作为实体的存在,将影像固定下来,等待下一张,新的,最当代的照片的过程。‘当代’这一概念每天都在改变,这给当代人的肩膀上增加了很多负担。”

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诗歌中总是带有隐喻......而我的照片也许很抽象,但其中总存在着真实的内容。——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

“一开始使用Instagram时,我脑海里想的是塔科夫斯基精彩的宝丽来作品,甚至在发布第一张图片时也用了宝丽来滤镜。当Instagram最初起步时,是以集合众多滤镜而出名的,当时有很多类似的应用程序。但Instagram作为社交媒,尽管最初并非主流,却出人意料地大获成功。

Instagram击败了其他的媒体,并像黑洞一般吸收了它们。输出方和接收方位置互换,如今,是谁在发布信息也变得模糊不清。每个人都成为了一个媒介,是否有吸引力也成为了获得他人关注的唯一标准,我把这种现象称之为虚拟引力。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新的领域,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形式。”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后来,我不再使用Instagram中的任何滤镜。每个人都开始使用滤镜,曾经独一无二的东西可以被轻易模仿。无尽的假面使得所有事物被重新评估,包括独特的概念。新闻界为之震惊,整个价值体系也为之改变。摄影是从模仿艺术开始的,Photoshop则使摄影和艺术之间的微妙联系贬值且变得大众化。

除了内容之外,布列松口中的几何学也让我很感兴趣。诗歌是带有隐喻的,无法被刻意铺排,它浑然天成,捕捉韵律,在含义、色彩或图像上。而我的照片也许很抽象,但其中总存在着一丝真实的内容。我允许自己改变图像的边界,虽然也很少这样做,但我拒绝任何修图。对我来说,黑白摄影甚至也是一种面具,尽管这曾经是一种哲学。”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报纸在不断报道真实事件的过程中,渐渐走进刻板的套路中。一整个纸媒时代就被编码于印刷之中。如今,这是一种时尚选择,挥指间就能改变的着装一般,任何人甚至孩童都可以做到。我相信,在现实世界里有足够的素材来创造诗意的图像,并且不需要借助滤镜。

摄影出现的初期被当做一种业余爱好,因其的艺术质感而受到欢迎。后来,技术上的革新则促使摄影师,也就是器材的使用者们,产生了变化。在那之后,消费者,即观众也发生了改变。iPhone越来越接近专业的相机,业余摄影师也变得更加接近专业。”

“没有什么比取悦他人更愚蠢了。受欢迎并没有好处。——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

“受欢迎并没有好处,民粹主义也只是为了大众文化。最后,仍有一小批人真正对我做的事感兴趣。因此,观众是自发聚集的,我并不关注这些,虽然聚集的过程确实有趣。”

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毫无疑问,摄影的主要任务就是见证。新闻记录是社会的基本需求。作为一种时效性很强的产品,新闻一般发自特定的商业系统。各机构将摄影师捕捉到的信息作为商品大批出售给各类媒体,由媒体将其出售给消费者。旧时的通讯社在质量和速度上存在差异,而电报凭借速度击败了竞对手。

玛格南并不急于求成,而是选择花更多时间深入挖掘,更全面地展示事件。大部分主流杂志会等待图片社的报道。这种由记者多次访问事发地点的报道类型,也被称为慢新闻。我认为这种‘缓慢’不仅指代传递的速度,而是因为它会引导读者进行深入思考。

大部分人只会为媒体上符合自己习惯和预期的内容买单,而不愿接受与他们立场不同的声音。但简洁和明了并不是缺点。”

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客观或主观的都是相对的。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关联,通常越是与个人无关的信息,就越是客观,这一点在媒体行业表现得尤为明显。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两者之间哪个更好, 事实上,主观和客观完全可以共存。显然摄影比绘画更客观,因为其中人为解读的部分较少。相机本身就承载着客观和主观的可能性,可以同时为科学和艺术服务。没有人情味意味着公正,一份冰冷的文件往往可以赢得更多的信任。

这种情况下,创意的发挥只会阻碍信息传递。编者删掉了所有不够简练直白的话语,这就是简化。只有内容不是平庸的,事件本身以及对它的反思才可以被分化。事件本身就是能量的来源,而对事件的反思则是对这种能量的挖掘。这和虚拟与物质间对话的普遍模式交织在了一起。”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如今的媒体中,更多的信息来自于监控摄像头,监控着所有人和物。或者来自于非专业的,恰好出现的目击证人。而这些,也许就是职业摄影师消失的主要原因。

生活摄影完全是另一种摄影类别。相机可能是客观的工具,但是相机所记录下的时刻却是由摄影师决定的。在那一秒,时间仿佛静止了。”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与其说人类的历史由一些特定的时刻组成,倒不如说,是人类书写历史时指定了那些决定性时刻。从史前的洞穴壁画和古董雕塑开始,在花瓶和其他物体的绘画中,我们看到了那些祖先们想去观察并保留下来给子孙后代的场景和时刻。

在视觉艺术中存在着很多例子,包括杰利柯·西奥多(Théodore Géricault)的《美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和卡尔·布吕洛夫(Karl Bryullov)的 《庞贝末日》(《The Last Day of Pompeii》)。无需在此列举例,你可以在网络上轻易地找到这些参考。”

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作为一名记者,我参与了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并且目睹了很多群众以及事件主角的行为。我对视觉本能更有兴趣。为什么在行动的时刻,一个人只能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越是在极端的时刻,人往往就越容易麻木。

我相信对他人的同理心是人类演变的过程中所必需的。自然界利用每一个先例来重新记录和更新我们的行为算法。换言之,个人经验会被转变为公共经验,将信息传递到未来,传给我们的后代。自然,我们的基本需求将不仅仅是新鲜的空气和食物,还有新的资讯。”Sophistication Simplification

© Gueorgui Pinkhassov | Magnum Photos

“我很喜欢阅读玛格南档案中罗伯特·卡帕的印样,且乐此不疲。他激励了一代摄影师,创立了玛格南图片社。玛格南的创始人们树立了道德原则,并且创造了一种新的视觉文化。

如今,我们拥有无价之宝一般的70年档案。毫无疑问,保护这些影像非常重要,但保持这种精神同样重要,只要新成员依然燃烧着对创作的热情,这就有可能实现。”

玛格南图片社,传递影像力量,讲述真实故事。

官方微博微信:MagnumPhotos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二十一文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