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楷模 > 正文

人工智能机器具有道德主体地位吗?_

 

人工智能先驱图灵( Alan Turing) 在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中提出“机器是否能够思维?”的疑问,同时提出机器可能具有智能的特征。“一台没有肢体的机器所能执行的命令,必须像上述例子( 做家庭作业) 那样,具有一定的智能特征”〔1〕。强人工智能就是让机器实现人类智能,并且机器不仅仅是实现人类智能的工具,机器具有人类智能,那么计算机或者机器是否能够成为像人类一样的道德主体呢? 这引发学者思考。我们通过学者对道德主体研究的嬗变以及对于道德主体标准的界定来分析。

一、道德主体的研究嬗变

1.道德主体从人到生命体的拓展

人工智能是否具有道德主体地位涉及到对道德主体研究的溯源。道德主体( Moral agent) 法律术语译为“道德代理人”,指的是能够具有主观判断且能够承担法律责任的人。道德主体指的是具有自我意识,能够进行道德认知、能够进行推理并形成自我判断、能够进行道德选择与实施道德行为且承担道德责任的道德行为体。从这个意义来讲,只有具有理性思维能力的人类才具有道德主体地位。婴幼儿、精神病患者等理性有限的人群虽然具有某些基本的道德能力,但不能完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称其为道德主体。康德( Kant) 把道德看作是理性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因此,婴幼儿、精神病患者以及其它动物应排除在道德主体的范畴之外。动物伦理学家彼得·辛格( Peter Singer)反对这样的观点,辛格提倡动物解放,认为动物具有与人同样的主体地位; 在费因伯格( Joel Feinburg) 看来,动物与人都是生物进化的结果,动物具有人类的意识与欲望,应该享有人类主体一样的生存权与自主权,应该赋予动物与人类一样的道德主体地位。植物因为不具备动机、意识、冲动等,所以植物不可能具有人类权益与道德身份。环境伦理学之父罗尔斯顿( Holmes Rolston)主张自然内在价值的合理性,环境包括动物、植物在内都具有道德主体地位。自然界的自然属性中包含的一切生命体都具有道德主体地位。

2.道德主体从生命体到技术人工物的转变

1992年,拉图尔( Bruno Latour) 提出技术人工物可以执行人类道德,且执行道德规则的方式与人类相似,技术人工物可以看作道德主体。比如,人工设计的道路减速带作为一种道德媒介执行道德规则,对汽车驾驶员的道德行为产生影响,从而避免车辆超速驾驶,这样,调节主体行为的技术人工物具有潜在的道德主体地位。2004年,维贝克( Pe-ter - paul Verbeek)提出“道德物化( materialization of morality)”的观点,所谓“道德物化”指的是把抽象的道德理念通过恰当的设计,在人工物的结构和功能中得以体现,从而对人的行为产生道德意义上的引导和规范作用。维贝克承认了技术人工物具有道德主体地位,人工物与人一样成为道德主体。技术不能简单地被看成是人与世界中介的工具,人工物在人与世界的关系中发挥着主动性作用。技术的调节具有道德维度,技术物是道德承载者。技术人工物等技术装置也显示出道德意蕴,应该把客体的道德维度以及客体对主体道德的调节都纳入道德范畴。阿特胡斯( Hans Achterhuis)主张“将装置道德化”,比如,验票闸门规范逃票行为,人工物的行为影响人类行为主体的道德自主性,可以看作是道德主体。人工物不是道德中立的,它们可以引导人类的道德行为以及影响人类的道德结果,技术人工物可以通过使人类行为合乎道德来促进或加强道德。例如,如果一辆汽车在驾驶员不系安全带的情况下发出警告,它就会触发驾驶员的“系安全带”这一个道德行为。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技术人工物具有道德主体地位。

3.道德主体从人工物到智能人工物的转变

机器是否具有道德主体地位涉及到机器与人的区别问题,2006年约翰逊( Deborah G.Johnson)在《计算机系统:道德实体非道德主体》〔2〕一文中围绕意向性展开对于道德主体的讨论。意向性是人区别于机器的根本特征之一,即使机器与人具有同样的行为,但机器不具有意向性,人具有意向性。如果智能机器不具有意向性,那么人工系统能否成为道德主体呢? 1978 年,斯洛曼( Aaron Sloman)在《哲学中的计算机革命———哲学、科学与心灵模式》〔3〕一书中论述了“未来机器人能够思考和具有感知力”的可能性场景,因此,应该把机器纳入道德主体的范畴,关注机器的伦理地位。丹尼尔森( Pe-ter Denielson) 在其著作《人工道德:虚拟游戏的道德机器人》〔4〕和霍尔(Josh Storrs hall) 在其著作《超越AI:让机器产生良知》〔5〕都承认智能机器具有道德主体地位,关注设计道德机器。科林·艾伦( ColinAllen)、瓦纳( Gary Varner)与泽欣尔( Jason Zinser)在文章《未来的人工道德主体原型》〔6〕引入“人工道德主体( Artificial Moral agents,简称 AMAs)”这个术语,直接承认了技术人工物的道德主体地位。机器与人对比是独立的道德主体,机器能够自我推理与自我决策,能够触犯人类的利益,就如同一个人可以触犯到另外一个人利益一样。因此,可以把机器作为道德主体来看待。人工智能专家福斯特( Heinz von Foerster)认为现有的机器人不仅仅是伦理规则的被动中转者,还在现有道德生态中与其他施事者互动,应该把智能机器作为道德主体来规范。智能机器这种高度进化的技术人工物具有自主行为和智能信息处理能力的,可以称为之道德智能主体。按照这种观点,道德主体的类别除了人类之外,还包括自主机器人和软件主体。

纵观学者对于道德主体的研究,经历了从具有自由意志的人类到生命体、然后到不具有生命体征的人工物最后到智能人工物的研究范畴的转变过程。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二十一文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