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单位 > 正文

洛阳二里头遗址:生动呈现最早的王朝文明(移动的二里头) 洛阳二里头遗址

今日,我国文物事业发展又迎大事、喜事。洛阳偃师,国家“十三五”重大文化建设项目——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开馆,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同步开园,中国最早的王朝图景得以生动呈现。

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

今日,我国文物事业发展又迎大事、喜事。洛阳偃师,国家“十三五”重大文化建设项目——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开馆,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同步开园,中国最早的王朝图景得以生动呈现。

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和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的建成开放,是1959年二里头遗址被发现以来新的里程碑。

作为洛阳文化旅游“新三篇”之一,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已傲然挺立在二里头遗址南侧不远处,向公众充分揭示二里头遗址内涵,展示深藏库房的文物,阐释早期中国形成历程。

这里,以多种手段还原了以二里头为代表的夏代王朝文明,为中外游客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华文明的重要窗口,成为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又一支撑。

考古发掘,寻找中华文明之源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源远流长,延绵不断。中华文明发源于哪里?千百年来,寻找夏朝,寻找中华文明之源、中国文化之根,历代学者孜孜以求。

时光荏苒,自1959年著名史学家徐旭生寻找“夏墟”至今,二里头遗址考古工作已走过六十年。六十年来,几代考古人“手铲释天书”,持续不断进行考古发掘,一次又一次的惊人发现,一个个“中国之最”,让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史不断溯源向上。

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紫禁城”——

二里头遗址发现了一座东墙长300余米、北墙残长约250米、西墙和南墙残长100余米的宫城,总面积10万余平方米。虽然仅为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却成为中国古代宫城的鼻祖。

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中轴线建筑——

二里头遗址宫城内的宫殿有中轴线,建筑左右对称,前后几进院落,成为几千年来我国古代宫室制度的发端。

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

考古人员在二里头遗址中心区,钻探、挖掘出中国最早的“井字形”主干道路系统,规划缜密,布局严整,明确了城市规划、布局框架。大道最宽处20米,相当于现代城市的4车道道路。更可贵的是,大道上还发现了双轮车辙痕,比此前公认为最古老的车辙早数百年。

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铸铜作坊——

考古人员在宫城遗址南部临近伊洛河的高地上,发现了近2万平方米的青铜铸造作坊。浇铸工场、陶范烘烤工房、陶窑等一应俱全。这是当时唯一能制作礼器的铸铜作坊,由王权直接控制。

这里,发现了龙图腾最直接、最正统的根源——

一件身长64.5厘米的绿松石龙形器,是二里头文化的杰出代表。这条龙巨头蜷尾,曲伏有致,由2000余片各种形状的绿松石片组合而成,绿松石长度仅0.2厘米至0.9厘米,厚度仅0.1厘米。其制作之精、体量之大,在早期龙形象文物中十分罕见,堪称中华民族龙图腾最直接、最正统的根源……

大规模的宫殿建筑群,都邑格局和作坊遗迹,青铜礼器等万余件出土文物,确立了二里头遗址作为早期大型都邑及以其为代表的二里头文化在中国早期国家、文明形成研究中的重要历史地位,成为打开中华文明起源的钥匙,为我们勾勒出数千年前先辈们在这片热土繁衍生息,从洪荒时代向文明时代迈进的历史图景。

六十年间,经过几代考古人的辛勤努力,二里头遗址累计发掘面积4万余平方米,虽然这只占总面积的1.75%,但已揭示出二里头都邑与二里头文化的辉煌与厚重。经过持续的发掘与研究,人们目前对二里头遗址的范围、布局、内涵、年代等已有基本认识,对其王朝属性也有大致共识。二里头遗址揭示的人类活动历史晚于良渚,又早于殷墟,是研究中国早期国家和文明形态的重要对象,被学者们誉为“华夏第一王都”。

二里头遗址是探索夏商文明及其分界的关键性遗址。作为东亚大陆最早的核心文化、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遗存,二里头文化与二里头都邑的历史地位极其重要。二里头文化的文明底蕴通过商周时代王朝间的传承扬弃,成为华夏文明的主流,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洛河古道复原工程

王朝叙事,确立二里头文化核心与引领者地位

2018年5月28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了“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简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充分肯定了二里头遗址的历史地位。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文明阶段。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多元一体文化现象背后的各地方社会,在长期交流互动中相互促进,取长补短、兼收并蓄,最终融汇凝聚出以二里头文化为代表的文明核心,开启了夏商周三代文明。

二里头文化核心与引领者地位的确立,主要体现在它自身的“王朝气象”上。

宫城区中心区规划缜密,布局严整的“井”字形主干道路系统;中心区北部中国最早的国家级祭祀遗迹和祭祀区域;中心区南部中国最早的大型围墙官营作坊区,这些无不显示出二里头的王朝叙事。

从遗址出土的文物看,原来的武器、工具、玉石器,在这时开始大型化、仪仗化。遗址出土的一米左右长的牙璋发展到二里头以后已没有实用功能,但制作非常精致。以青铜酒器为代表的青铜礼器,和等级身份相关,直接影响到商周时期……这些政治性发明,源头在二里头,并且辐射到长江流域中下游地区、四川盆地的三星堆、岭南地区的香港,甚至越南北部。

“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时代,精确测年是距今3800年—3500年,主要兴盛的年代是在距今3700年、3600年这个阶段,在整个中国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对的中心。这个现象发生的年代,是在商王朝之前,它的区域又是在伊洛河流域。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文献记载,非常一致地记载夏人主要活动在这个区域。从时间、空间、规模,从它对全国的影响力,这些现象就是一个王朝的气象。和文献的记载对照,二里头文化最有可能就是夏王朝的遗存。”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表示。

王巍说,如果说山西襄汾陶寺遗址、陕西神木石峁遗址代表着中原地区进入王朝之前的古国文明的阶段,那么二里头时期可以叫做王国文明的阶段。中国王朝文明的开始,最大的指向就是夏王朝。

游客中心大厅

保护展示,扎牢文明传承根基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只有弄清楚从哪儿来,才能更好地规划向何处去。

那些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不仅关乎过去,而且构成了绵延至今的中华文明。

每一种文明都延续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既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更需要与时俱进、勇于创新。

二里头遗址和以它为核心产生的文化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独特分量与地位,举世瞩目,保护展示意义重大。

为保护遗址,1959年,徐旭生发现二里头遗址不久,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就在二里头遗址设立专门的工作队,进行钻探、发掘和研究工作。

六十年一甲子,二里头工作队不仅对二里头遗址的内涵、价值和意义进行了充分的揭示和阐释,还肩负起保护遗址、抢救文化遗存的重任,随时监督遗址安全情况,与地方文物主管部门一起,竭力保护遗址。

1963、1988年,二里头遗址先后被列入河南省首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基于二里头遗址重要的学术、历史和科学价值,偃师市政府多次印发文件,加强对二里头遗址的保护。

2006、2011、2016年,该遗址分别被列入国家大遗址保护“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专项规划,标志着二里头遗址的科研、保护、利用工作进入新的阶段。

2009年9月,河南省人大常委会通过《洛阳市偃师二里头遗址和尸乡沟商城遗址保护条例》,从法律层面加强了对二里头遗址的保护。

该遗址的保护展示工作还受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关注和批示。他曾专门到二里头遗址调研,提出要高度重视二里头遗址的保护工作,并指示有关部门尽快做好二里头遗址展示、利用工作。

2016年3月,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建设工作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重大文化建设项目”。2017年6月,该博物馆奠基,李克强就此专门作出重要批示,对二里头遗址博物馆奠基表示祝贺,并对建设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2017年12月,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被列入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立项名单,和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同步建设,同步开放。

建设二里头遗址博物馆,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和夏商周断代工程的重要支撑,是洛阳加快打造国际文化旅游名城的引领性项目,也是洛阳着力打造旅游“升级版”,加快实现由“老三篇”向“新三篇”转变的重要篇章,对我们揭示中华民族的起源、认识中华文明的特质,坚定文化自信意义重大、责任重大。

我们有理由相信,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的建成开放,一定能为河南文化高地建设、洛阳文化传承创新体系构建夯实“土层”“立梁架柱”,还将让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扎牢根基。今后,公众可亲临博物馆和遗址公园,近距离领略“华夏第一王都”的气派与风貌。(洛阳日报记者 常书香/文 曾宪平/图)

(感谢许宏、赵海涛、赵晓军提供友情帮助)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二十一文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