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 > 地理 > 正文

我家餐桌上那点儿变化

原标题:我家餐桌上那点儿变化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感觉饮食的变化最大。从最初的吃不饱、混搭着吃,到现在能吃饱、挑着吃,确实是很了不起的。

民以食为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的国家真的非常穷,几乎没什么底子。当时吃的都是粗粮,有时还饿肚子,希望吃个白面馍是我小时候的盼头。母亲还经常带着我们兄妹去地里挖野菜,回来炒着吃,来点肉味非要等到过年。那时候,家家户户的生活差不多,饭桌上的饭菜一样,家里家具一样,彼此的穿戴一样,在这个简单的物质生活基础上,家家户户的渴望也是一样的,期待吃得像个人样,就这么点理想。于是,我父母一直为这个想法奋斗。我父亲当时在国营单位上班,为了多挣点儿,他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虽然给的加班费不多,多半属于尽义务,但额外的这些补贴就够我们“打牙祭”了。父亲单位的食堂饭菜花样比较多,父亲便每个月给我们买一些。70年代后期,生活比原来好多了。那时的猪肉是定量供应,不到一块钱一斤,对于父亲来说,每次花两毛钱还能承受得起,不用往小本本上记录,买回来的肉一般和蔬菜炒着吃。买肉的时候,母亲经常叮嘱我,一定拣膘厚的买。那时,最受欢迎的是“五指膘”肉,也就是肥肉有五指宽,如果肉店给割的是瘦肉,我回去准保挨训。那时我弟弟还小,整天笑眯眯的,没有烦心事。家里有时吃扁食,大家都吃完了,他就会指着自己的肚皮说:“这儿还没饱呢!”

80年代,改革开放后,绝不仅仅是国家整体层面的大发展、大飞跃,还有普通人对于生活的切身感受,我们吃的的确好了,首先是从丰富多样开始的。而这场显著的变化是从那个曾经的“小渔村”深圳起步的。1984年,深圳市在全国率先取消一切票证,粮食、猪肉、棉布、食油等商品敞开供应,价格放开。深圳人率先过上了不用粮本粮票的日子。我父亲当时在深圳搞基础建设,来信说他们职工的日子比过年还好,城市居民的“米袋子、菜篮子”花样繁多。我舅舅当时在农村,有一年他来太原,说国家取消了长达30多年的农产品统购派购制度,这极大激发了他们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根据市场需求种植各种蔬菜,新鲜好吃,销路不错。

90年代,居民餐桌已经逐渐丰盛起来。当时农业部搞的“菜篮子工程”影响很大,肉、蛋、奶、水产全面供应,保证居民一年四季有新鲜蔬菜吃。

记得过去白菜土豆还限量供应,没想到这两样菜已经屈居一隅,慢慢在餐桌上变得黯然失色,木耳、丝瓜、西红柿、蘑菇、黄瓜、西葫芦等时蔬占据主流。除此之外,牛羊肉、海鲜也增多了。我那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弟长大了,去超市看见奇形怪状的鱼类,不认识,还回家看初中的动物课本。

市场经济占据主导地位以后,市场上的各类副食品,比如曾经短缺的猪肉、牛肉、鸡鸭鱼,应有尽有。各种成品半成品的主食,不仅满足了胃口,看着还特别好看。吃美食,成为一种享受。在外就餐,想吃啥点啥就有啥。工作太忙了,家里顾不上开灶,叫外卖的方式已经改变了一代年轻人的生活习惯。

记得老早以前,国际上还有“谁来养活中国人吃饭”问题的论调,他们真是杞人忧天。中国用不到世界9%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20%的人口,从吃不饱到吃得饱再到吃得好,这个进步不容易。这是科学家袁隆平的功劳。我们应该记住所有让我们生活过得好的人。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大鱼大肉的餐桌不讲究了,因为膳食不均衡诱发了很多疾病。绿色、健康、营养,成为新的饮食理念。少油、少盐、少辣的餐饮品类越来越多地回归到我们的餐桌。

饮食观念,再一次发生了变化。果腹和丰富,得到满足后,营养均衡、粗细搭配、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等概念成为新的饮食需求。现在,每到双休日,孩子们回家来看我,买回来的大多是各类果蔬,煎炸油炒的菜做得极少,多半是蒸煮,不破坏营养成分,说是“养生”。

转眼70年过去了,一度手拿着粗粮,眼巴巴盼望吃白馍,到如今又喜欢吃原味的粗粮;从以前挖野菜,总想来一顿大鱼大肉,到如今想吃口正宗的“野味”涮肚;当吃饱不再是难题,吃好也得到满足,吃鲜、吃营养,成为新的追求时,感慨国家为了人民真的是不易,我们要加倍珍惜这幸福生活。

口述:张光卫 采写:山西晚报记者 郭志英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二十一文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