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单位 > 正文

少年的朋友圈_《少年的你》热映,朋友圈引发“童年阴影”集体回忆!校园欺凌如何...

现代快报讯 “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近日,影片《少年的你》的热映,再次引起网友对校园欺凌的讨论。“凭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影片中被欺凌者陈念的质疑引人深思,引发共鸣。一些曾有过被欺凌经历的网友,纷纷在朋友圈发文讲述“童年阴影”。

校园欺凌给未成年人、家庭、社会带来巨大伤害。同学们如何应对校园欺凌?专家说:没有人是坏孩子,家长、老师们与孩子的沟通其实很重要。

良好的同伴关系,助她走出阴霾

《少年的你》中,周冬雨扮演的陈念,学习成绩优秀,在临近高考60多天的时候,因为帮助长期受校园欺凌,跳楼而死的胡小蝶,盖了一下衣服,而成为校园欺凌的对象,长期面对拳打脚踢、被推下楼、扯衣服、拍裸照等欺凌行为。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校园欺凌现象并不少见。

28岁的小王近日看了电影《少年的你》,她向现代快报记者袒露了类似经历。“中学时有段时间我经常会说一个词‘不好意思’,因为我觉得只要多说这一句,大家就能知道我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有一次在课上,我回答错了一个问题,又说了‘不好意思’后,却引起哄堂大笑。当时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所措,后来不敢在课上主动举手,也不敢大声讲话。”

小王回忆,被嘲笑、被孤立可能是之前一次校园体检中,自己是班里发育较快的女生。“没想到大家会在背后议论,非常难为情。后来我也跟家长、老师说过,情况没有什么好转,有一次书包还被人从三楼扔到一楼。”小王说,“当时班里有很多小团体,我也试图加入他们,但没有人接纳我。直到初三,有同学实在看不下去,站在了我身边。后来我们一起上下学,一起聊天,她成了我当时的心理支撑,也是我一直的闺蜜。”小王坦言,真正的友情可以帮助建立心理防线,对抗那些看似“强大”的欺凌者。

长大后他当了老师,愿更多孩子远离校园欺凌

在朋友的陪伴下,小王走出了被欺凌的阴影。也有一些人,虽然没有彻底走出来,但愿意用积极的心态和方式,去帮助更多的孩子健康成长。

“《少年的你》这部电影我不敢去看,因为它触及到了我心中那道伤疤。”大为(化名)是一位90后男教师,目前在南京一所中学工作。他在朋友圈感慨,校园欺凌题材的电影,是他不敢触碰的,因为童年的阴影太重。“我一直在研修心理学课程,希望孩子们都能开心健康的长大,希望我这样的悲剧少一点。”

大为回忆,作为校园欺凌的受害者,时至今日那些阴影时常也会陪伴在左右。那还是读初中的时候,大为的妈妈住院,全家都在为妈妈的病奔忙。内向的大为由爷爷奶奶照顾,那时候他也同样体弱多病,学校里的大姐头就带头攻击他,说他娘娘腔,同学们也孤立他。

“冷暴力真的让人受不了 ,我一度不想上学,到了学校就想呕吐。”大为说,这段经历至今无法释怀,施暴者也至今都未对他说句“对不起”。成年后的大为立志投身教育事业,希望更多的孩子能健康成长。但他说,那段经历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他不太愿意交朋友,总是会自我否定,有时又会为了合群去讨好别人。

“长大后我再回头看,如果大人能多关心一点,也许有些悲剧就不会发生。”他说,如果当时家人有空能发现他的异常,老师能关注到,可能伤害就要小很多。“我们那时候也没有大人关注这些,作为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现在解决问题的渠道有很多。”大为说,现在每所学校都有心理咨询室,可以直接求助老师,还有一些公益心理平台也可以进行相关的咨询,学生们可以勇敢的说出来。“问题出现了并不可怕,关键是要能解决问题,不要忽视它。”

老师同学合力,“小霸王”变乖了

有很多同学,也在老师们的关爱下,学会处理生活中的“小冲动”。

“我上六年级时就算是遇到过校园欺凌吧!”初二女生小满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对照自己当时的遭遇,确实是遇到了校园欺凌,但当时只认为是同学太调皮。

小满说,班上有个男生特别好斗,每个男同学都被他打过,今天打一个,明天打一个,女生他不打,但总是恶作剧。“下课了,他走过的地方文具就要遭殃,女生桌上的东西直接就被他扫到地上去。”小满是个老实内向的孩子,她被欺负得就更多了。“经常把我的笔袋从4楼扔下去,笔摔坏了我也不敢告诉家里人,当时觉得他很可怕。”

班上没有人去跟老师说,但班主任很快发现了这个男生的变化。“老师经常会带他去心理咨询室聊天,正好我们班主任也是做学校心理咨询的老师,但他们说了什么大家都不清楚。”小满说,老师在班上也找了和这个男生座位靠近的同学,鼓励他们和他交朋友,后来这个男生变化很大,没有再出现过打人的情况。

“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他开始进入叛逆期,容易冲动,就发生了打人的情况。因为打人,同学们都不愿意理他,他实际是被孤立了,所以变本加厉。”小满觉得,班主任老师处理的非常好,同学们也愿意再次接纳他,这个男生到小学毕业时已经和大家和平相处了。

专家建议:尽可能做到“每天与孩子对话”

南京市第五高级中学心理名师、南京市心理学科带头人杨静平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校园欺凌行为不是一蹴而就,是从很小的苗头,“越界”行为开始。这就要求在家庭、学校教育中,从幼儿园、小学就要培养孩子“不主动越界,不接受别人越界”的自我保护意识,以及处理矛盾的能力。

“我们鼓励孩子,从小在学校生活中,当你第一次觉得‘不舒服’时,就要发声。发声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小的时候可以哭,大的时候可以辩论,让对方看到你的防卫。”

欺凌者不是天生的坏孩子,需要引导和保护;被欺凌者也不是天生懦弱,要从小培养自我保护能力。“家长、学校、社会也要帮助欺凌者。”杨静平说,“很多欺凌者普遍有心结,大部分比较孤独,不知道如何赢得别人的喜爱,这就需要老师、家长对他的天赋进行识别和转化。”

另外,不少欺凌者也是暴力的创伤者,由于缺少陪伴和正确示范,认为一定要牺牲自己、牺牲对方才能“赢”,并不知道这是在“越界”。杨静平表示,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家长、学校、老师,尽可能做到“每天与孩子对话”。

律师:宣传要进校园,开展反欺凌情景模拟式教学

校园欺凌事件时有发生,不过,我国现行法律中对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并没做明确的规定。如何解决校园欺凌问题?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即将迎来初审。遏制校园欺凌是这次修法的重点。对此,北京市高朋(南京)律师事务所严慧认为,法律会有震慑作用,完善的法律能够告诉未成年人如何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严慧表示,应对校园欺凌,学校的安全措施应该到位,例如,学校内安装的摄像头可以记录学校发生的事件,作为证据留存。其次,家长、老师要给学生传递保护意识,让他们去了解,遇到权益侵害的时候如何寻求帮助。碰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及时寻求外界的帮助,寻求公安部门的帮助。就学生而言,应该提高法律风险防范意识和留存证据意识,例如录音,书面凭证等,作为保护自己的工具。在面对欺凌时,其他人也不要去做陌生的旁观者。

现代快报+/ZAKER南京 记者 黄艳 见习记者 李楠 卢河燕



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二十一文明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0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